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官风采 > 法意随笔
情定边城,梦回初恋
分享到:
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22 10:44:38 打印 字号: | |
 

    我所到过的古镇,有感触的不多,边城是唯一的一个。

初进边城,犹如走进一旧屋,经年闲置无人住,青石板、旧街道、几朵红花、一只睡猫,恬淡中带有些许寂寥,惊喜中带有些许意料。

如果边城是初恋,那么肯定不是一见倾心,而是日久生情,就如你我。

随着脚步的深入,你就会被边城的景色所迷。因为它有其他古镇所没有的生活气息,并且浓郁,从沿街的药房、饭店、邮局、小服装店中;从街道上人们的穿着、办酒席的方式,甚至是说话的腔调中就能窥得一二,有些年头的古建筑让这些店面和人们带着某种落后的古老与纯朴,是大浪淘沙之后的沧海遗珠,是铅华洗净之后的出水芙蓉。

边城是一片叶,沿街的建筑是叶子上的脉络,而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是脉络里流淌的汁液,是他们让古镇有了生命的灵动,古镇才得以在岁月的长河中肆意娇纵。

边城美,美在生活,美在建筑,更美在清水江的眷顾。

清水江,左岸花垣,右岸洪安,一江连起三省缘。今天天气颇好,秋雨止,微寒起,和风寥寥,林影倒悬,诗意阑珊。恰逢木舟靠河岸,逆流而上,坐在船舷,望着初秋船外的槐柳和游荡在河岸水草边觅食的水鸭,听着独坐三省交界处的老人在挥杆垂钓时如擦肩而过的时光声响,你的脸泛起了红晕好大一片。

行至乌龟石,留影,将边城的青山与清水,柔情与忠贞塞进相框,我希望,我希望,我们坐下来就是千年的墓葬,走下去就是淡水的行囊,你的想法是否和我一样?

江水绕古镇,古镇有人家,人家坐竹筏,三者相得益彰,顺乎自然,没有矫揉造作,尽是天真烂漫。

边城是幸运的,沈从文让它为人知晓。我们是幸运的,时日复复地走着,世间具多物象也复复地变着,我们能知晓它,并且来过。

    回望,你倚在边城阁楼看风景的窗,当我走过你柔软的心上,湍急的江水平缓的淌。

 

网站首页 | 在线留言 | 加为收藏 | 设为首页 | 联系我们